最新消息:

汇源股票,汇源果汁退出市场

退市公司 悠然南山 150浏览 0评论

从上市当年成为港交所XXXIPO,到被迫停牌,再到正式退市,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汇源果汁”)的命运让人唏嘘。

2021年1月18日,香港联交所发布通告称,汇源果汁退市。

对于退市,汇源果汁董事会称,公司已尽XXX努力及已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尝试满足复牌条件,并且表示了对上市复核委员会决定的不同意和失望态度。

因涉嫌违规披露关联交易被港交所介入调查,自2018年起,汇源果汁就一直在为复盘而努力,从连本带息归还了资金,再到创始人朱新礼退出董事长一职。事与愿违的是,港交所始终认为汇源果汁达不到其复盘标准,仍旧取消了上市公司地位。

汇源果汁在上市13年以来,朱新礼成就了汇源果汁的高光时刻,成为无二的国民果汁,但在后来的发展中,其始终没有摒弃的大农业布局,在各个饮品中反复尝试,这导致了汇源果汁债务高筑。虽然汇源果汁还没有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,但强势退市对于流年不顺的汇源果汁来说,仍旧是一个不好的结果。

汇源果汁

退市成定局

按照港交所此前给予时间,在2020年1月31日,如果汇源果汁不在此之前按照要求披露相关债务问题,汇源果汁将被退市。但直到2021年1月18日,港交所才正式宣布汇源果汁退市,整整一年时间内,汇源果汁寻求复核上市委员会裁决,但始终无法让港交所同意其复盘。

从2007年上市到2021退市,在港交所的13年间,汇源果汁经历了起起伏伏。其中,汇源果汁曾经创造了当时香港XXX的IPO项目、上市当日飙涨超66%,总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。

汇源果汁最引人关注的必然是被可口可乐收购事件。当年,可口可乐以2倍的股价、总金额约24亿美元收购汇源果汁,但最终因未通过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查而告终,这次交易的终止是汇源果汁“由盛转衰”的转折点。为了迎合可口可乐的收购需要,汇源果汁将销售团队砍了三分之二,销售元气大伤,团队调整耗资巨大,最终导致经营业绩大幅滑坡。按照朱新礼的说法,汇源果汁当时一切都是以配合可口可乐收购为目的而调整的,但在收购终止后,已经自断双臂的汇源果汁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。但是,汇源果汁并没有投入更多的资金重新恢复之前的下游渠道,而是继续加码上游的大农业,这也为日后的高负债埋下了伏笔。

2018年3月,汇源果汁爆发债务危机,其发布的公告显示,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,没有签订协议,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,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借出了42.75亿元贷款。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、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。2018年6月,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,要求汇源果汁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相关条件,包括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、公布调查结果、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等。至此,汇源果汁开始了长达3年的停牌。

虽然这笔贷款已被追回,且上市公司也拿到了相应的利息,但是港交所仍然要求汇源果汁就调查进展、事件影响以及内部应对等问题启动内部调查。独立董事委员会认为,汇源果汁就相关贷款和可能的额外交易犯了严重的错误,并且这些错误是不可接受的。为了取得港交所的信任,汇源果汁的高管悉数离职,甚至在2020年2月12日,创始人朱新礼辞去了汇源果汁董事会主席等职务,女儿朱圣琴辞去了汇源果汁执行董事的职务。截至2017年6月,汇源果汁的债务确为高达115亿元,其中银行借款接近70亿元。对于停牌期间,汇源果汁的债务是否减轻,公众不得而知。在停牌期间,汇源果汁被爆出向多家P2P公司贷款,甚至以果汁抵债的消息。

虽然在当时汇源果汁曾多次发布公告称,“汇源果汁属于企业适度负债融资阶段,具备较强的清偿能力。”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从汇源果汁的资产来看,靠自身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补齐百亿的资金问题,“汇源果汁的所有资产都已经摆在明面上了,如果能够通过出售资产填补债务,汇源果汁也不会在3年的时间内还没有满足港交所的复盘要求。”

对于复盘,汇源果汁一直较为积努力争取。“公司董事会认为,截至(2020年)11月4日,在5项复牌条件中,仅有‘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,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’这一条件仍未获履行,其他复牌条件已获履行。”汇源果汁在公告中表示。但随后,汇源果汁再次发布公告称,“由于疫情的影响,资产评估工作无法有效开展,因此审计进度延迟,预期2019年度经审计财务报告将于明年年初提供。”但截止到退市,汇源果汁仍旧没有补齐2018年和2019年的年报。

“港交所一直坚持让汇源果汁退市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,一是汇源果汁违反信息披露,需要彻底澄清此事;二是港交所认为汇源果汁失去了持续经营成长的能力。”沈萌说,香港的资本市场完全是靠脚投票,对于成长不佳的企业,港股的趋势是逐步清理出去。

“做汇源确确实实是辛苦,没有比它更辛苦的事了,我就没有休过一个星期天、一个春节,我从来就没有好好休息过。”朱新礼曾多次在公共场合表达其辛苦,以及对可口可乐收购失败的不甘心。

2009~2016年,汇源果汁营收规模虽然从28.5亿元上升至57.6亿元,但却陷入“增收不增利”的尴尬窘境,汇源果汁的扣非净利润长期处于亏损状态。截至2017上半年,汇源果汁总负债已高达115亿元,资产负债率超52%,创出历史新高。2021年1月4日,朱新礼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,涉及执行标的为1.086亿元,因被执行,朱新礼已被法院限制出境。在停牌的3年间,朱新礼已经有41亿元资产被冻结,多次收到限制消费令和被强制执行,已经被列为失信执行人。

对于退市之后未来的发展问题,记者联系了汇源果汁,但截至发稿,汇源果汁方面并未予以回应。对于汇源果汁的处境,快消专家高剑锋认为主要还是朱新礼一手造成的,“汇源果汁最初的计划是将销售渠道出售给可口可乐,自己专心于上游大农业,但是可口可乐收购失败之后,汇源果汁仍旧没有及时调整战略,继续布局上游农业,这使得公司的资金运转出现重大问题。”

后朱新礼时代能否开启

对于汇源果汁来说,虽然退市已成定局,但是并没有波及到市场的经营层面。“汇源果汁在消费者中的知名度还是存在的,未来是否能够东山再起还是看汇源果汁的发展情况了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,基于对汇源大品牌的认可,近两年很多投资机构都很关注汇源,“整体来说汇源是不缺‘金主’的。” “据我所知,很多资本都要求朱新礼退出,才会接手。”

但朱新礼离开汇源已经接近一年,始终没有资本对其抛出橄榄枝。朱丹蓬说,“虽然朱新礼退出董事会,但是他仍旧是汇源果汁的大股东,汇源果汁作为家族式的管理企业,如果朱新礼家族不彻底退出汇源果汁,没有资本敢于冒险。”

资本方要求朱新礼退出的背后,是汇源果汁家族式的管理问题。虽然汇源果汁早已经是上市公司,但是其家族企业的问题一直被业界所诟病,职业经理人接二连三地辞职,也反映了外来者难以撼动和改变汇源果汁。李锦记酱料集团前CEO苏盈福、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5人,先后均担任过汇源果汁CEO,但几乎没有一位任职时间超过两年,职业经理人的来来往往使得汇源果汁始终没有建立起新的目标。

2019年4月,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,将与全资附属公司北京汇源和天地壹号饮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地壹号”)、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合作框架协议,拟成立合营企业,以拓展果汁饮料市场。天地壹号以36亿元出资持股60%,汇源果汁以24亿元资金和汇源果汁商标使用权持股40%。该项合作是汇源果汁将品牌以及下游产品交于天地壹号,而天地壹号将出资36亿元中的30亿元受让汇源果汁,以缓解汇源果汁的资金问题。但在3个月之后,天地壹号方面突然宣布该项合作终止,对于终止原因双方均未透露。但从现在来看,天地壹号似乎成为汇源果汁停牌的3年间XXX“出手相助”的资本方。

虽然天地壹号可以在合作中获得汇源的商标使用权,但实际上并不能改变和扭转汇源果汁退市的问题,且汇源果汁高负债问题将会成为日后合作的“定时炸弹”。

在产业方面,朱新礼曾多次跨界并购其他品牌,并尝试进军其他饮品。汇源曾以1201万元的高价拍得“旭日升”164枚商标和“冰茶”特有名称、以1.17亿元收购三得利食品公司。甚至在近年来较为受欢迎的无糖苏打水、NFC果汁方面,汇源果汁也都有所尝试,但这些并没有为汇源果汁提供更多的利润,汇源的工厂反而逐步开始成为代工厂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汇源果汁曾为元气森林提供代工服务,因此汇源果汁也曾推出过与元气森林产品相类似的气泡水。“汇源果汁的经营思维,或者是朱新礼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央视标王的时代,认为下重金砸下广告,就可以带来不菲的收益,”高剑锋说,“但新生代品牌的成功恰恰说明了在目前消费市场,讨巧年轻人更为重要。”

虽然汇源果汁近年来鲜有成功的产品推出,但在浓缩果汁市场,汇源果汁仍旧有着较为稳固的地位。尼尔森相关数据显示,2018年汇源XXX果汁及中浓度果汁的市场销售量份额占比分别为43.7%、31.5%,较之2017年的增幅分别达到0.9%、6.9%,继续蝉联中高果市场XXX。在市场占有率上,汇源已连续10余年市场份额稳居国内第一。

昔日汇源果汁的崛起,既有创始人朱新礼的努力,也与国家政策的扶持、国家经济稳步向上的形势密切有关,朱丹蓬说,但在当下汇源要如何依托品牌效应、规模效应去引入资本,在产品、渠道等方面进行突围,才是更重要的。

转载请注明:九三零网 » 汇源股票,汇源果汁退出市场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请准确填写您的手机号,以便能及时接收个股分析诊断报告

×
  • 3 + 5 = ?